羅時華:30年中國鐵道兵的赤子心
熱文

羅時華:30年中國鐵道兵的赤子心

2019年07月22日 10:31:34
來源:鳳凰網歷史

導讀:

70年風雨歷程,我們不應該忘記有這樣一群人,是他們浴血奮戰,用不屈精神點亮中國未來;是他們駐守邊疆,用青春年華堅守祖國疆土;是他們搶險救災,用血肉之軀守護人民家園。無論身穿還是脫下軍裝,這些心懷家國的熱血英雄始終不改初心,不改本色;不同舞臺,不停沖鋒。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之際,鳳凰網聯合小糊涂仙酒業連載“致敬老兵”系列功勛人物英雄事跡。在歷史洪流中,我們找到這些共和國滄桑巨變的見證者和參與者,感受他們退伍不褪色、繼續在各行各業發光發熱的本真生活。這些有力量的故事既屬于他們個人,也屬于這個偉大的時代。

文/時令

(入伍通知書)

18歲的羅時華在1972年,實現了自己的人生理想,成為一名軍人。

在公社一片敲鑼打鼓和鞭炮聲中,羅時華所在的團在利川接走了612名新兵。這些年輕人個子差不多,穿一樣的綠軍裝,不分你我。羅時華坐在第一臺車的尾箱后面,看著淹沒在人群中急切尋找自己的母親,這位熱血男兒感到一陣酸楚。那是他第一次離家遠行,并不知橫亙在前方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劈高山填大海,錦繡山河織上那鐵路網,鐵道兵戰士志哉四方”。1973年,在嘹亮的軍歌聲中,羅時華正式成為鐵道兵獨立機械團一員,1975年又被選中進入鐵道兵工程學院求學,曾先后參與了成昆線、襄渝線、沙通線、青藏線、南疆鐵路等多條鐵路建設。

在中國歷史上,鐵道兵是一個特殊的兵種。1953年9月9日,中央軍委決定組建鐵道兵領導機關,鐵道兵正式作為一個兵種進入人民解放軍序列,最多時候,總兵力達到40余萬人,在極端艱苦的環境中,他們甚至用最原始人拉肩扛的方式,修建出一條條“天路”。1984年,鐵道兵集體轉業,成為一段歷史記憶。羅時華們“揮淚脫下軍裝”。

“我想當兵!”

羅時華出生于湖北利川一個偏遠的小山村,父親是搬運工人,母親是一名辛苦的勞動婦女,家中六個姊妹。家庭貧寒到“上無片瓦,下無立錐之地,衣不蔽體”。想到自己父母親的成長經歷,羅時華說到一半開始哽咽,直到解放后,羅時華父母的生活才有好轉。“你說這樣家庭出來的孩子,能不感謝黨感謝國家嗎?”

想當兵,是羅時華自小的理想。除了父母的教育,給他最初理想啟蒙的還有他酷愛讀的那些革命歷史小說:《平原槍聲》、《烈火金剛》、《戰斗的青春》、《山村復仇記》……看到書中軍人作戰的英勇和熱血,常常激動不已。

高中快畢業前夕,得知部隊接兵的人到他們公社住下了,羅時華立馬跟老師請假,一鼓作氣從學校山頂上跑了下來,找到當時接兵的三個領導,氣都沒喘勻就大喊一聲:“我想當兵”!

之后的幾個晚上,他都失眠了。因為學校報名的同學眾多,最后只取四名的事實也讓他擔心。他把自己的家庭背景、身體狀況、考核標準、過往表現等等都想了個遍,生怕出一點差錯。

在焦灼等待中,終于到了12月8號,他清晰地記得大哥拿著武裝部送來家里的入伍通知書找到了學校:“你當兵了!”“那種心情真的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時間過去這么多年,羅時華對鳳凰網記者現在說起來,喜悅都能從臉上溢出來,“那個時候當兵就是為國盡力奉獻自己的青春和力量,沒有誰會懷疑這種理想信念”!

“硬拼”筑就南疆鐵路

(羅時華所在班級畢業照)

新疆是羅時華的第二故鄉。對于羅時華來說,在南疆修鐵路的那段經歷,是自己人生中最閃光的時候,也是后半生的一種精神寄托。

從學校畢業后不久,23歲的他就被分配到南疆鐵路的修建工程。當年施工推出來那些大小石頭還嶙峋堆在路的兩旁,那是他們這一代人青春的痕跡。

那些艱難的記憶再回首連他自己都感到驚訝:“現在就無法想象當時是怎么拼過來的”。羅時華在獨立機械團3營10連。獨立機械團主要是配合其他鐵路部隊施工,是“專啃硬骨頭”的部隊,有連隊任務完成困難,就調遣機械團去攻堅。

修建南疆鐵路的過程中,最大的困難是地形地貌帶來的。 “不像其他鐵路的修建,那些山體,可以放炮,輕松一推就行了”。南疆的山多是泥石流堆積組成的,地表很松,小到不成形的砂石,大到能像房子那么大的石頭雜亂堆積。

不能采取常規的放炮來操作,機械施工的時候就只能硬拼,連隊千方百計想辦法,戰士們在實際生產工作中創造出很多書中都沒有記載的施工辦法。施工任務壓的緊,很多時候都是強行施工,為了確保任務按時完成,戰士們8小時一個班,進行日夜三班作業,人休息車不休息。

工作結束后機械的慘象不忍目睹,13臺鏟運機,8臺推土機,沒有一臺是完整的機器,有的甚至就剩下螺絲釘。“看得我心都在流血”。最后為了不浪費國家資源,羅時華和戰友們把那些鏈條等稍微有點成型的零件,都弄下來,一塊一塊地拼湊來將機械修復。

新疆氣候干燥,風沙遍地,晝夜溫差大,當其他地方正是秋高氣爽的九月份,新疆的戰士們早晨已經要穿上皮大衣,棉衣棉褲了。戰士們在工地上碰見,滿臉的灰,只剩兩個眼珠在轉,如果不說話,即使是一個班的戰友也不認識對方是誰。一天收工回來以后,雖然已筋疲力盡,但是全連的干部戰士們都自覺拿著臉盆,去前面一個小河溝端水,灑水降塵。這樣極端的條件下,“沒有一個人叫苦,沒有一個人叫累”。 鐵道兵戰士們幽默地調侃自己是“光灰的一身”。晚上進行政治學習,總結報告整個連隊施工狀況,戰士們歌聲嘹亮整齊,高昂的勢氣讓羅時華在往后的日子里甚是懷念。

(珍貴影像)

雖然不作戰打仗,鐵道兵也同樣伴隨著不可知的危險,相關數據統計,在修建南疆鐵路的過程中,共有268位鐵道兵犧牲。羅時華就親歷自己兩個年輕的戰友犧牲,他至今記得,其中一位測量班的楊和玉,犧牲時年僅18歲!當時在修建南疆鐵路巴侖臺段,那天早晨,楊和玉還過來問他要個蘋果,打算下工吃。然而世事總是無常。因為灰塵極大視線模糊,在下坡路段,一個鏟運機開過來從背后重重撞上了他!

美好而年輕生命的隕落,讓羅時華現在想起來依舊心痛難受,他為楊和玉準備的蘋果,再也送不出去。

逝去的三十余載:相見好過懷念

1984年,鐵道兵集體轉業,團里組織了告別儀式,“昨天軍人,轉眼之間老百姓了”。羅時華和戰友們懷著沉重的心情脫下軍裝。“如果部隊不下整改命令,無論需要我們當兵多少時間,我們都義無反顧,絕不后悔”。

羅時華轉業到了鐵道部四十局二處,1985年,他調回老家運輸公司,又去了交通局工作。現在退休后的羅時華在北京幫女兒帶小孫子。“我們這一代人,在部隊的時候對子女關照很少,現在人老了,覺得對他們有點虧欠,就想著把他們的子女帶好”。對于老兵們來說,崢嶸歲月過后,最珍貴的還是親情和戰友情。

(原鐵道兵獨立機械團三營部分戰友合影)

這幾年互聯網日益發達,失去的戰友間的聯系在一點一滴地找回,時不時的戰友聚會成了羅時華生活中最大的慰藉。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但見面后一握手一敬禮一擁抱,“當年誰幫我背槍,誰幫我背背包的畫面都躍然眼前”。為了便于認識,他們都將自己的頭像改成了年輕時候軍裝照。微信頭像里年輕時的羅時華面龐飽滿,有點羞澀,蓬勃朝氣從照片中溢出。他身材并不高大,但說起話來自帶氣勢。他們聚在一起有說不完的話,那些甚至家人都不能理解的事,戰友們可以毫無障礙地溝通。

幾十年過去了,那種所有人敢于拼搏,克服一切困難,能從整個天山山脈挖一條鐵道出來的壯闊往昔,如今想起來還是動人心弦。

無論是當兵時期的青春奉獻,還是退伍轉業后的兢兢業業,都是一名老兵的本真所在,本心所行。如今,每次乘火車到特定路段,羅時華都忍不住站起來張望,那里有他們的青春汗水和足跡,“我是做了一點微小貢獻的”。他在心里說,那是屬于他一個人的驕傲時刻。

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