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剛:老兵口述史與他們的本真生活
熱文

薛剛:老兵口述史與他們的本真生活

2019年09月26日 10:58:58
來源:鳳凰網歷史

文/西勻

不只看到人生中的閃光面,不同于教科書上的歷史,口述歷史關注大時代下小人物的命運,將小人物體驗化的經歷與大環境、大事件相結合。在南京,有這么一個人,從事抗戰老兵口述歷史記錄十余年,足跡遍及全國近30個省、市、自治區,采訪了近千位抗戰老兵。

他是南京民間抗戰紀念館副館長薛剛。畢業于解放軍信息工程大學,從總參三部轉業后,他創建“北京老螞蟻”工作室,多年致力于抗戰老兵的公益活動,現定居南京,帶領口述史團隊參與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抗日老戰士口述史資料搶救整理”。

本身就屬于小眾學科、近年來才稍微有點“熱度”的口述歷史,十年前在大眾看來更是陌生與冷門。“很多人會把口述歷史與新聞采訪相混淆”,薛剛告訴鳳凰網歷史,“有的老兵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會講述值得宣傳或者自己很榮耀的一些事情,這就對我們做口述采訪造成了一定障礙。”

“我們希望能夠從一個老兵的出生、成長一直講到現在,家庭史、成長史、教育史、從軍史、戰斗史、政治史甚至婚姻史等等,我們都想問到。”薛剛介紹道,他認為口述史就是講述抗戰老兵完整的一生。

明知跑不過時間,也要與時間賽跑

薛剛出生在北京的一個軍人家庭,父母都是軍人。父親在部隊教了一輩子書,很多戰友都經歷過抗戰。小時候,薛剛就經常聽父輩的叔叔、伯伯們聊起當年的往事,耳濡目染地,對老兵群體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加之成長在軍營、年少讀軍校、爾后進部隊服役的經歷,他自然而然對經歷過戰爭年代九死一生的老兵懷有親切感。

“我記得我上學的時候,歷史書上關于抗戰的描述只有短短的一頁半介紹,這段歷史我們過去知道得比較少,或者比較片面,我本身就很喜歡歷史,對老兵這個群體一直保持非常敏銳的關注。”他說。

剛開始時,薛剛和團隊成員都有自己的本職工作,對抗戰老兵進行口述歷史采訪只能犧牲自己的周末或者工休日假期,自掏腰包來進行。雖然偶爾能得到一些社會熱心人士、公益機構的資助,相對而言也只是杯水車薪。

到目前為止,薛剛和他的團隊跑遍了幾乎整個中國,一年365天有幾乎超過200天都在進行老兵口述史的采集工作。他所在的南京民間抗戰紀念館口述歷史工作室自成立以來,采訪了近3000位抗戰老兵,訪談視頻素材超過30萬分鐘,這些成果被他們以視頻、錄音、文字、圖片等多重形式記錄和保存。

在被鳳凰網歷史問及這些年堅持關注抗戰老兵的初心時,他說:“對老兵的關注,是個欠缺的東西。幾乎很少有人對他們做這樣的記錄,大家對民間記憶、社會公眾記憶也接觸得比較少。我的動機很簡單,我們不光要關注那段歷史,還要記錄那段歷史。”

(薛剛采訪既參加過長征又參加過抗戰的102歲老兵胡正先)

鳳凰網歷史:進行抗戰老兵口述歷史采集,您遇到過哪些困難?

薛剛:首先是前期功課。抗戰老兵經歷過不同時期的社會變革,會產生不同的感受和認知。這些認知和感受都是歷史記憶的碎片,也是口述歷史的價值。如果你對那段歷史和事件不了解,或者跟老人溝通不到位,老兵可能會覺得你不懂,就跟你說得很輕描淡寫,會影響口述采訪的質量。因此困難就在——你需要做好足夠的功課,和被訪者之間有非常好的前期溝通。要看大量的書、查詢大量的資料,否則很難與老兵形成比較好的對話。

另一個困難是時間。這些老兵都已是耄耋之年,我采訪過年齡最大的114歲,最小的也有88歲。他們年事已高,從一了解到信息,到真正付諸行動進行采訪,經歷這一過程可能有的老人就不在了。這是讓我覺得特別遺憾又無奈的事。我們是與時間賽跑的人,我們明知跑不過時間,但我們還必須得跑。與時間賽跑,我們永遠都是失敗者,但我們還得跑。

(薛剛采訪“明星級老兵”、表演藝術家肖馳奶奶)

鳳凰網歷史:抗戰老兵口述史的采集本質上就是“與歷史對話,與時間賽跑”的過程,從您的采訪經驗來看,如何與老兵們進行充分溝通,喚起他們的記憶?

薛剛:這種情況很普遍。當老人家有顧慮時,我會努力用專業知識儲備,還有和他相關的人和事來觸動老人。讓他知道雖然我對這段歷史非常了解,但更想聽到您作為親歷人,親眼所見、親耳所聞的事情,我們希望將這段歷史從另外一個視角進行補充。取得老人的信任,他才會敞開心扉。

有的時候,一些老兵在講述過程中會出現一些謬誤、渲染的地方,或者是記憶上缺失的地方,這時我會選擇忠實于他原始的講述,不會打斷去做結論性的甄別和判斷——因為在很多歷史環境下,每一個人的認知、理解和視角都是不一樣的,視角也是不一樣的。一般來講我不太會去更正,只需要做忠實的記錄者,在后期的資料整理時進行篩選與調整。

鳳凰網歷史:如果遇到老兵記憶完全模糊呢?

薛剛:我們需要喚醒老人的記憶。通常通過很多實物、圖片、相關史料,或者相關的一些其他人物的回憶錄,幫助老兵喚醒當年的記憶。我經常隨身會帶著彈夾,是漢陽造的步槍的彈夾,和老兵聊到當時當兵在哪里、用了什么武器,老人家記不清,這時我們拿出彈夾,或者一些武器裝備的圖片,就可以喚起他的一些記憶。

英雄的本色來源于本真的生活

在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之際,鳳凰網聯合小糊涂仙酒業連載“英雄本色·本真生活”致敬老兵系列功勛人物英雄事跡。在歷史洪流中找到這些共和國滄桑巨變的見證者和參與者。他們退伍不“褪色”、繼續在各行各業發光發熱。

鳳凰網歷史與薛剛聊到了老黨員張富清、北大女兵宋璽、“兵哥送菜”創始人陳堃源等等不同時期老兵的故事。薛剛認為,英雄的本色來源于本真的生活,“本真的生活是什么?我們在弘揚宣傳時不應該把老兵的本真生活也神話了。他們的本真生活就是很普通,甚至比我們還普通。”

(薛剛采訪手記)

他說:“每次復盤當天的采訪,都是一個遺憾的過程。”

薛剛的本職工作在傳媒行業深耕多年,深諳抗戰老兵口述歷史除了做一個忠實的記錄者,也需要在傳播方面下功夫。在進行老兵口述歷史記錄時,他和團隊也會同期產出一些短視頻、拍攝花絮發在公眾號平臺。

曾經有一次,薛剛的團隊和老兵回家公益基金共同拍了一個老兵系列短片,其中有一期內容,老兵回憶當年情形,一邊哭一邊講述的片段被其他自媒體盜用,本身只有幾千點擊率的視頻,在“盜用”鏈接中達到了八千多萬的收看量。這讓薛剛感到既欣慰又尷尬,他也在如何將“好內容”進行有效傳播方面有了自己的反思與總結。

(薛剛受邀在中國傳媒大學課堂上分享口述歷史采訪技巧)

鳳凰網歷史:在老兵故事傳播方面,這么些年以來,您有怎樣的心得體會?

薛剛:我們過去把英雄、英烈這方面宣傳得過于高大上了,這也是為什么部分年輕人會對此產生抵觸的原因。無論是“英雄本色·本真生活”所記錄的故事,還是其他抗戰老兵口述記錄,這些人都值得去宣揚,但還是要更多關注背后的故事。我們不光是要知道英雄人生的亮點,更關鍵的是這一亮點是怎么形成的。往往這些亮點在他們的普通生活并不會一直閃亮。比如宋璽,她就把自己定位為一個普通學生,不希望得到過多關注,會在朋友圈吐槽自己睡懶覺、吃得太多又胖了。我覺得不論是哪個年代的老兵,在傳播時我們要摒棄過去那種太過于高大上的宣傳,首先要把他回歸到一個正常人。他是個普通的人,和你我都一樣。

鳳凰網歷史:你如何看待利用互聯網新媒體手段(例如故事圖集、長圖)進行老兵故事傳播,有哪些經驗分享?

薛剛:我覺得分兩方面,一是如剛才所說,一定要符合年輕人的視角,忠于年輕人的思維方式和他們對一些事物的理解。二是要抓住“點”,抓住老兵群體在生活中和普通人一樣的“點”,利用微博、微信、抖音,很多非常好的老兵故事其實也是你我都會經歷的很普通的故事,只不過這樣的故事發生在“英雄”身上更有一些不一樣的地方,把這些故事里他們對生活的認知、對人生的感悟提煉出來,就是接地氣、平民化的內容。這樣才會具象、有親和力、貼近本真生活。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