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鹿之戰:秦軍主力盡喪,秦國名存實亡
熱文

巨鹿之戰:秦軍主力盡喪,秦國名存實亡

2019年12月17日 12:35:46
來源:清風明月逍遙客

秦末,在政權迅速潰敗瓦解的時代,卻給各路英雄豪杰提供了粉墨登場的時機。

歷史中,以少勝多的著名戰役之一:巨鹿之戰,就發生在這個時代。而這場戰役的成功,與當時的時代背景更是密切相關。

那么,巨鹿之戰有著什么樣的時代背景呢?

在歷史中,統一六國絕對是一個里程碑式的進步,秦始皇作為一代雄主心懷雄韜偉略,上位之后的一系列政策更是促進了社會的進步。但是,正是因為秦始皇超前的想法與謀略,大大超出了當時社會的承受能力,最終,致使統一六國不過十幾年便行至末路。

等到秦二世上位,此時的朝廷內部,早已腐敗不堪。幾十年的苛刻徭役,大興土木,再加之,災荒不斷,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老百姓不得不揭竿而起,奮起反抗。最初,具有一定影響的農民起義,是陳勝、吳廣率領農民起義軍的。

隨后,天下群雄四起,其中,就有今后逐鹿天下的歷史名人——項羽、劉邦。但是,窮途末路的秦國,卻不甘心就此退出歷史舞臺,在垂死掙扎之際,意圖阻擋朝代的衰亡。他們下令組建多支鎮壓大軍,而最為勇猛彪悍的,當屬章邯所率領的大軍。

陳勝、吳廣所率領的起義軍,就被章邯強勢鎮壓。與此同時,楚地起義軍的規模越來越大,項梁身邊的謀士范增進言,應推選一位“王”來穩定人心。在深思熟慮之后,楚王的后人熊心被找到,讓他繼承祖父名號,推立為楚懷王。

正所謂“名正言順”,之后,楚地一派羽翼更加豐滿,前來投靠的各梟雄中,就有漢高祖劉邦。然而,天有不測風云,屢戰屢勝的項梁對秦軍越發看輕。在這樣的心態下,項梁最終被秦軍大將章邯斬殺,曾經自己一手推上王位的楚懷王,也乘機奪走軍中大權。

項梁的侄子項羽,自小性格剛猛,跟隨項梁長大,對其尊敬有加。面對突如其來的轉變,尚未完全成長起來的項羽,只能轉而聽命于楚懷王。另一邊的秦朝,章邯連連取勝,在鎮壓楚地起義軍之后,認為楚國已經沒有威脅,繼而,將矛頭指向黃河一岸威脅更大的趙國。

重兵壓境,趙王趙歇,大將陳余,相國張耳等國家上層人物,被迫帶領少量士兵逃往巨鹿城。這期間,由秦將王離率領的二十萬大軍包圍巨鹿,同時,章邯也率領著二十萬大軍,駐扎在巨鹿的南邊,修筑甬道為王離大軍輸送糧草。

此時的巨鹿,就如同秦軍的掌中之物,一旦城破,趙國就將滅亡。在這樣的局勢下,趙國不得不向各路諸侯聯軍求助。

面對聲勢浩大的秦軍,聯軍在一番試探之后,竟無人敢上前迎戰,致使大將章邯更加自矜。

公元前208年,接到趙國求救信的楚懷王,在與部下商討后,最終,決定派軍增援趙國。兵分兩路,分別以劉邦與宋義為將領,宋義一軍僅五萬士兵,項羽被任命為次將,以宋義為首,北上解巨鹿之困。劉邦一軍則進攻關中,而且,楚懷王承諾:誰先攻下關中,誰就是關中王。

能當上將領,肯定不是無能之輩,宋義與項羽在軍中就如同“王對王”的存在,所以,他們各有想法。面對龐大的秦國大軍,宋義認為:應該任由趙國與秦國相對,其后,坐收漁翁之利;項羽卻認為:應即刻發兵,與趙國聯手,避免秦國各個擊破。

為此,大軍滯留多日,本就糧草不足,加之,時值大雨,將士們饑寒交迫。最終,項羽謊稱楚懷王指令,斬殺了宋義,無奈之下,楚懷王只能下令任項羽為上將軍。重掌帥印的項羽,終于可以再次施展才華。

秦軍四十萬精銳將士,將領還是自己的殺叔仇人,項羽深知只有一次機會,如果不能一擊即中,自己將再無翻身之力。

于是,項羽做出了“破釜沉舟”的決定。

項羽率領軍隊到達巨鹿縣南的黃河(一說漳水),立刻就派遣英布和蒲將軍,率領兩萬士兵潛入秦軍后線切斷糧草供應。接著,項羽率領軍隊渡過黃河,照常生火做飯,飽餐之后,項羽一馬當先砸掉飯釜。

在慷慨激昂下,本就視死如歸的士兵,皆豪氣沖天,拿出了不破樓蘭終不還的氣勢。之后,項羽下令:軍中上下只攜帶三日干糧,誓要與秦軍拼死相搏。就是這么一支殞身不遜的“敢死隊”,把王離的軍隊包圍的嚴嚴實實,士兵們個個振奮,以一抵十,越戰越勇。

在經過九次激烈的戰斗之后,項羽的軍隊終于打退章邯,不僅活捉了王離,還殺死了秦將蘇角。就這樣,圍困巨鹿的龐大秦軍被瞬間瓦解,最終,項羽的軍隊大破秦軍,在歷史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項梁輕敵被章邯斬殺,但是,章邯與曾經的項梁又何其相似,同樣因勝戰而自矜,最終,被項羽降服,難道這就是“來而不往非禮也”!經此一役,項羽不僅名聲大噪,還憑借軍功,讓自己的地位與威望,如日中天。經此一役,秦朝主力盡喪,秦國名存實亡。

明朝學者茅坤認為巨鹿之戰是“項羽最得意之戰,太史公最得意之文。”劉邦也趁秦軍主力被牽制在河北,也乘虛自率一軍向西進發,首先進入關中。最終,劉邦于秦二世三年八月突破武關,十月進入咸陽,秦王子嬰出降,秦朝滅亡。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