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面張飛:智勇兼備的儒將、暴躁魯莽的大漢還是反差萌的表情包?
熱文

多面張飛:智勇兼備的儒將、暴躁魯莽的大漢還是反差萌的表情包?

2019年12月17日 11:30:00
來源:浩然文史

張飛,是一個家喻戶曉的歷史人物。三英戰呂布,拒水斷橋,義釋嚴顏……其故事為各個年齡段的人所講述。可是,真實的張飛究竟是什么樣的?勇猛粗獷的黑將軍?智勇兼備的蜀國虎臣?儒雅文藝的美男子?時至今日,張飛又以一種全新的方式——表情包而火了起來,我們又應該如何看待新時代的張飛呢?

一、雷同的“人設”,張飛究竟是一個怎么樣的人?

身長八尺,豹頭環眼,燕頷虎須,聲若巨雷,勢如奔馬”,提到蜀國虎將張飛,我們便會想起《三國演義》中的這一段外貌描寫。張飛的長相不可謂不鮮明。但是,這張極富特色的臉似乎并非張飛專有,《水滸傳》中的李逵和《說岳全傳》中的牛皋的長相也是如此。

康凱扮演張飛

在新版的電視劇中,他們甚至由同一個演員扮演。不只是長相,各文學作品中的“莽漢們”性格與行為也是相當雷同:高嗓門,大眼睛,脾氣暴躁,正義感極強,喜歡暴打反派角色,偶爾機智,是大哥忠實的打手與跟班。這是因為文學作品為了塑造鮮明的人物形象,往往將一些角色“臉譜化”,將他們的一些特征放大、固定,從而吸引讀者。也就是說,我們所熟知的“猛張飛”的形象其實是后世文學的產物。那么,歷史上真實的張飛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他的形象又是怎樣一步步演變為我們今天所熟知的樣子?

二.《三國志》中的“為世虎臣”,愛敬君子而不恤小人

張飛字益德,涿郡人也,少與關羽俱事先主。羽年長數歲,飛兄事之。”生于東漢末年的張飛是三國蜀漢的一員猛將,為漢昭烈帝劉備四處征戰,立下漢馬功勞,被《三國志》作者陳壽稱贊為“萬人敵”。作為一部正史,《三國志》更側重于對于客觀事件的描寫而少有對人物性格的直接展示。但是,我們或許可以通過分析這些事件來還原真實的人物形象。

《三國志》作者陳壽塑像

事件一:長坂據橋。“先主聞曹公卒至,棄妻子走,使飛將二十騎拒后。飛拒水斷橋,瞋目橫矛曰‘身是張益德也,可來共決死’敵皆無敢近者,故遂得免。”以二十騎抵擋曹操大軍以保護先主,可謂忠誠而勇猛。同時,我們發現張飛其實是先斷橋后吶喊,敵人才不敢接近的。可見其不僅勇敢,而且理智,在迷惑敵人的同時也給自己留了后路。

長坂坡之吼

事件二:義釋嚴顏。《三國志》記載:“飛怒,令左右牽去斫頭,顏色不變……飛壯而釋之。”張飛因敬重嚴顏的氣節而將其釋放,此舉可謂英雄相惜,足顯其“愛敬君子而不恤小人”的性格。

事件三:先主規勸。先主曾勸張飛說:“卿刑殺既過差,又日鞭撻健兒,而令在左右,此取禍之道也。”由此可見,張飛的確性格暴虐,后世小說對他的描寫并非完全是后世空穴來風。從整體上看,《三國志》所記載的張飛是一個有勇有謀,深明大義的將軍。同時,他也存在著暴虐殘忍的性格缺陷。但我們唯獨沒有發現后世小說中張飛魯莽暴躁的性格。

桃園三結義

三、《三國志平話》與《三國志通俗演義》對張飛的文學化

《三國演義》作者羅貫中

《三國志平話》是成書于元朝的講史話本,作者不詳。《三國志通俗演義》(即《三國演義》),為元末明初小說家羅貫中創造的長篇章回體歷史演義小說,深受《三國志平話》影響。在這兩部小說中,張飛的形象被明顯的文學化。人物性格更加豐富。小說的文學體裁使得作品可以包含更多人物性格描寫與對話,張飛的形象因此更加豐富。比如《三國演義》義釋嚴顏一回,對張飛的語言與動作描寫就十分詳細。

張飛看見嚴顏聲音雄壯,面不改色,便“下階喝退左右,親解其縛,取衣衣之,扶在正中高坐,低頭便拜”,對嚴顏賠罪道“適來言語冒瀆,幸勿見責。吾素知老將軍乃豪杰之士也。”比于《三國志》,此文段中的張飛前后轉變更加明顯,在情緒上轉怒為喜,對嚴顏的態度也由大聲呵斥轉變為畢恭畢敬,以禮相待。解,伏,衣,拜等一系列動作更是為我們塑造了一個知禮節,明大義的張飛,凸顯出其“粗中有細”的人物形象。

義釋嚴顏

再次,形象更加夸張化,符合作為故事傳播的要求。在《三國志平話》拒水斷橋一回中,張飛主動請纓斷后,面對三十萬大軍談笑自若,一聲咆哮如雷貫耳,不僅嚇退了曹軍,還直接導致“橋梁皆斷”。在此情節中,張飛的個人英雄主義發揮到了極致,雖然明顯違背了現實,卻極具觀賞性。這一夸張的形象使得張飛的故事得以廣泛傳播,為人們所津津樂道,進而直接滿足市民階層的精神需求。

除此之外,張飛的性格被賦予了反抗性的時代特征。這兩本書分別成書于元代和元末明初。前者所處的時代中,人民忍受著蒙古統治者的殘暴統治,后者則直接處于反抗的浪潮中。因此當時的人們需要這么一個具有反抗性的人物來支撐自己。因此,嫉惡如仇,不懼權貴的張飛形象應運而生。《三國演義》中的張飛怒鞭督郵,大膽地反抗社會上的黑惡勢力,對統治階層大膽反抗,大大激勵了當時受到壓迫的人民。這一文學形象是社會心理的具體體現。

四、擅長書畫的美男子?這是后世的杜撰

據明代卓爾昌《畫髓元詮》記載,張飛不但喜歡畫美人,書法上更是擅長草書,并且有《張飛立馬銘》與《真多山游記》傳世。更有甚者以張飛女兒為后主皇后為依據,來證明張飛是一個美男子。如此看來,我們印象中的黑大漢其實是一個長于書畫的美男子?不,其實這只是后人刻意的杜撰而已。

據傳說張飛書法

首先,張飛的諸多作品在后世的書畫選集中均未收錄,這顯然與明人的說法不符。并且其作品已經被證實為明朝的偽作,也就是說,張飛儒雅化不過是明人刻意為之而已。其次,因為女兒美麗就說明張飛是一個美男子,這未免太過牽強。如果這么說,褒姒,西施,楊玉環的父親豈不是絕世美男了?后代的基因是來自父母雙方的。所以,不能判斷張飛是一個擅長書畫的美男子,歷史人物的真實的形象可以進行考證,但不能被偽造。凡是偽造,必有痕跡,終將會被拆穿。

五.被當代青年玩壞的“反差萌”表情包

張飛表情包

近幾年,張飛的表情包在年輕人中間火了起來。表情包中的張飛仍然以外表粗獷的黑大漢出現,卻被配以“哥哥沖鴨”“嚶嚶嚶”等可愛的臺詞,從而達到一種“反差萌”的特殊效果,在年輕人中大受歡迎。其實,張飛的這種形象并非完全是空穴來風,不純粹來自年輕人的創意。因為在《三國演義》中,作者便為張飛塑造了一種直率,莽撞,卻又忠心耿耿的小弟形象。當二哥關羽斬殺華雄后,他便興奮地喊出“活捉董卓”的口號;他一馬當先迎戰呂布,同時又不忘給對手起上一個“三姓家奴”的外號;因為自己喝酒誤事而丟了城池,他羞愧難當,即要拔劍自刎……

在現代的影視作品中,張飛的這種形象更是被放大化。劇中的張飛總是冒出一些直白的吐槽,例如在《新三國》中袁紹大軍敗陣而歸時,他便當面叫道:“我的天啊,你這個仗是怎么打的?這么多人就算把頭伸出來讓人砍也不至于敗得這么快啊”。這使得他直率、“可愛”的形象更加深入人心。張飛的形象在當代社會被重新詮釋,被賦予了時代的文化特色,也被給予了新的文化生命。由此,我們明白了文化應該是常改常新的。只有如此,這些傳統文化才能更加準確地反映社會心理,才能走向更遠的未來。就像元明時期出現的通俗演義小說一樣,這些表情包也是對三國文化的一種發展。

文史君說

張飛,一個家喻戶曉的人物,也是一個極具時代特色人物。他的形象總是隨著時代發展而發生變化。從歷史上智勇兼備猛將,到極具反抗個性的時代縮影,再到年輕人喜聞樂見的反差萌表情包,張飛的形象總能成為最鮮明的時代符號。但是,無論其文學與社會形象如何變化,最真實的歷史面貌永遠是固定不變的。我們不能簡單地將一個人物的歷史形象與文學形象所混淆。

參考文獻

::

1.陳曦《張飛形象演化考論》,古籍整理研究學刊2019年

2.羅貫中《三國通俗演義》,人民文學出版社1998年

3.無名氏《三國志平話》,古典文學出版社1955年

4.李永《〈三國演義〉張飛形象流變史》,渤海大學學報2017年

5.陳壽《三國志》,中華書局1982年

(作者:浩然文史 ·河南師大春秋學社)

本文為文史科普自媒體浩然文史原創作品,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本文所用圖片,除特別說明外都來自互聯網,如有侵權煩請聯系作者刪除,謝謝!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