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父”——一個時代的縮影,簡談春秋時期的“禮樂崩壞”
熱文

“慶父”——一個時代的縮影,簡談春秋時期的“禮樂崩壞”

2019年12月17日 22:22:48
來源:三桂歷史

“禮樂崩壞”的時代

春秋時期的制度大體照搬周制,各個國家實行封建制度。這里的封建和我們平時放在嘴上的“封建思想”不是一個概念,而是狹義上的“封王國,建諸侯”。天子的小兒子和非正室生養的兒子,都會被天子授予領地,等到成年便去指定地點“就藩”。

這些被封到各地的諸侯,就是各國的國君。在法統上,他們從屬于周天子,一切權力來源自自己的父親/兄弟。他們的兒子被稱之為“公子”,成年后,會同他們父親一樣,被分封到指定地點,成為“大夫”,而他們的次子則會成為“士”。這就是周朝特有的“宗藩制度”。

這套制度本身建立在“共天下”的概念上,周王室本身來源自西北,在東亞,尤其是南方屬于標準的“外來戶”。單靠周王子個人無法征服這么廣闊的領土。所謂“合則兩利”,周天子需要一支信得過的力量幫助自己打江山,這支力量就是周王室的分支家族。作為幫助打天下的回報,周天子會分享領地本身的賦、稅、役分享給這些親戚,允許他們建國,成為諸侯。

但是,血緣關系固然可靠,卻會引發新的問題——同一對夫妻生育的兄弟,一個是占據主導地位的兄長封君,一個是屈居從屬地位弟弟藩屬,那么弟弟如何能甘心?

在西周時期,周王室齊心協力,開疆拓土,長幼尊卑非常清晰,內斗相對較少,宗藩制度的弊端在這個階段尚不算明顯。但是,到東周時期,先祖“共天下”的思想接近消失,周王室內部,各諸侯國王室,乃至卿大夫之間內斗不止。在西周時期,每個等級的諸侯都有規定的禮、樂、服、車,什么等級貴族享有什么等級的規章。但是,到天下大亂的東周,這些規則被棄如敝履,強勢的諸侯可以享受天子的禮儀;卿大夫們仗著手中的勢力,公然使用國君級別的車馬。

這個時代因此被孔子評價為“禮樂崩壞”。孔子真正想要拾起的并非是“禮”,而是“秩序”,時周朝曾經擁有過的“共天下”意識,各個級別的貴族愿意安分守己,讓周天子“垂拱而治”。可惜,春秋時期的周制雖多有反復,卻沒能恢復到西周時的秩序狀態。“慶父”正是這個大時代的縮影。

慶父事跡

值得一提的是,就算是“禮樂崩壞”的春秋,慶父的所作所為依舊非常出格。其本人是魯莊公的弟弟,按照法理屬于大夫階層。但是,他卻私自與莊公的夫人哀姜私通,極大地冒犯了兄長的權威。

莊公去世后,他的兒子公子般繼位。由于公子般是哀姜的親外甥,慶父便借助公子般外公去世的機會,讓公子般前去吊唁。慶父乘機在半路將其截殺,并改立哀姜的外甥啟為國君,是為魯閔公。啟才八歲,國家政權自然落入慶父和哀姜手中。魯莊公的弟弟季友感到了威脅,趕快帶著公子申逃到邾國去了。

哀姜和她的妹妹叔姜都是齊國公主,魯閔公自然就是齊桓公的外孫。慶父借機與齊國達成政治聯盟,徹底掌控魯國的實權。

如果說事情到這里結束,那么慶父會以攝政的身份享盡榮華。可惜,人的貪欲無窮無盡,慶父借助齊國的支持和自己宗室的身份,在魯國隨意誅殺異己,弄得全國上下怨聲載道。最后,更是直接殺死魯閔公,自己登基成為魯國國君。

兩年內連續弒君兩次,第二次更是將齊國國君的外孫殺死。這無疑惹來滔天之禍。齊桓公作為中原霸主豈能善罷?早在慶父借助齊國支持胡亂鏟除異己時,齊桓公便派大夫仲孫湫到魯國去了解情況。不久,仲孫湫把了解到的魯國情況向齊桓公作了報告,并下結論說:“慶父不死魯難未己”。

原本齊桓公想著等外孫成年,再著手鏟除慶父,結果外孫不到一年就死了。憤怒不已的齊桓公集結軍隊要慶父好看。由于慶父之前的行為,讓他在魯國人心盡失,沒有任何人支持他。這時身在邾國的季友發出討伐慶父的檄文,并擁戴公子申為國君,國人熱烈響應。

慶父見勢不妙,連忙跑去莒國。季友帶申回國,并立為新君,這就是魯僖公。后來季友通過外交手段聯系莒國,將慶父押解回國。擔心遭受酷刑的慶父,回國前,便自殺了。

結語

慶父的故事只是春秋“禮樂崩壞”,父子兄弟不再信任彼此的一個縮影。從某種程度來說,他也是中國式封建逐漸走向死路的一個標志人物。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