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鞭炮可預防肺炎?造謠究竟能無恥到什么地步
熱文

放鞭炮可預防肺炎?造謠究竟能無恥到什么地步

2020年01月21日 16:28:18
來源:鳳凰網歷史

近日,爆發于武漢等地的新型肺炎疫情成為大眾關注的焦點。雖然目前疫情仍在控制之中,但尚不明確的傳染來源和已經出現的死亡案例,還是讓人們心中惴惴不安。

人心惶惶之日,便是混淆視聽之時,從包治百病的板藍根到因日本核泄漏而哄搶食鹽,一些別有用心之人總能靠編造、曲解粗淺的“常識”、“科學知識”來炮制謠言。

這次自然也不例外,只不過主角從具體的東西變成了傳統習俗——燃放鞭炮。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擴散,一篇“神文”也在網上迅速傳播。一時間,借疫情的“東風”,這篇題為《面對不明病毒,重提解禁煙花爆竹!》的網文,迅速獲得了10+的閱讀,并在網絡上如野火燎原,廣為流傳。

該“神文”提出,火藥是古代道士配出的“藥”,燃放煙花爆竹“產生大量煙霧。這種煙霧的成分是二氧化硫,與空氣中的水分就形成了稀硫酸氣溶膠,是非常有效的空氣消毒劑!實驗證明,這種酸性氣體完全可以有效殺滅靠呼吸道傳染的細菌病毒,比我們現在使用的空氣消毒劑84消毒液等更加綠色環保無污染。”

既然神論出現,那我們就好好的扒一扒,來看看這個謠言有多惡毒。

【完全被“食鹽防輻射”“海鹽被核輻射污染”等謠言所蒙騙的群眾】

鞭炮燃放產生的煙霧可以消毒?

傳播性強的謠言往往九假一真,這樣才能擁有更好的傳播性,這次謠言的始作俑者顯然對此十分熟悉,他只用簡單的化學知識,就開始論證燃放鞭炮和消毒的關聯性,斬釘截鐵地認為鞭炮燃燒后產生的二氧化硫可以與空氣中的水分形成稀硫酸水霧,從而依靠其本身的酸性來殺菌、消毒,甚至比84消毒液更環保。這聽起來是不是很有道理:二氧化硫與水反應會形成亞硫酸,而亞硫酸氧化就成了硫酸,硫酸與空氣中的水混合稀釋可不就成了稀硫酸么?

但是,謠言終究是謠言,現實中鞭炮燃放后的二氧化硫濃度根本不足以形成足夠的硫酸。據北京在2003年春節期間的空氣監測數據顯示,燃放煙花爆竹后空氣中的硫含量僅有11微克每立方米,并在春節后降至9微克每立方米,縱使春節期間空氣中的硫全部反應成為二氧化硫,也僅有22微克每立方米的濃度,這才剛剛達到國家二氧化硫污染物年平均空氣濃度的一級標準。當然,即便是濃度達到更高標準,也離形成稀硫酸相距甚遠。

據現有資料,2012年貴陽市的冬季受到采暖影響,二氧化硫濃度提高到100微克每立方米①,達到2級標準的1.42倍,也未能形成酸雨,連酸雨都無法形成,可見燃放鞭炮根本不足以形成廣布于空氣中的稀硫酸來殺菌、消毒。

【國家二氧化硫污染物濃度標準列表,煙花燃放后硫的濃度甚至只有最輕微的一級標準的一半,距離最高的日平均標準相距甚遠】

那么,假如能在空氣中形成足夠消毒分量的稀硫酸,是不是這篇文章的結論依舊可以成立呢?

我們假設有一雙看不見的神秘的“上帝之手”幫助了作者,替他在某些特殊情況下完成了足夠稀硫酸的自然形成,但很遺憾的是,化學家門也會提醒:“上帝之手”這樣的稀硫酸無法做到作者臆想中那樣有效而環保的殺毒劑。

從氯酸鈉、二氧化氯、過氧化氫、過氧乙酸四類消毒劑的實驗來看,在氣霧柜內噴霧染菌條件下,以10毫升每立方米的用量進行氣溶膠噴霧消毒,仍需作用15分鐘,才可使氣霧柜內空氣中白色葡萄球菌下降率達到99.90%以上②,每立方米10毫升硫酸質量高達18.4克,就是在百分之百轉換的理論條件下,也相當于需要每立方米空氣中二氧化硫達到12克,即12000000微克每立方米。

煙花爆竹燃放后20來微克每立方米那點二氧化硫,比起消毒需要的劑量,也就相當于你在大廣場上放了個屁——毫無影響。

而且就消毒的有效性來說,自然環境無法提供良好的滅殺條件。我們可以注意到,上文所說的消毒是在氣霧柜內噴霧染菌條件下,也就是在有限的密閉空間下通過高濃度的劑量達成了消毒的效果。但現實中的開放空間中,細菌、病毒仍舊可以依附于其他物體傳播,比如人的體液等。而顯然,自然條件下那點濃度低可憐的稀硫酸,根本不足以阻撓細菌、病毒通過人與人的接觸(如打噴嚏)以秒計算的速度進行傳播。而人與人之間的傳播才是傳染疾病最常見的傳播方式。

【打噴嚏噴出的體液會攜帶大量細菌、病毒,它們飛行速度極快,達到數十公里每小時】

而且,能不能殺菌消毒,我們還能從效果計算的角度進行辯解,但說二氧化硫形成稀硫酸是“比我們現在使用的空氣消毒劑84消毒液等更加綠色環保無污染”,就只能說絕不是蠢,絕對是壞了。

更重要的是,二氧化硫和硫酸可以說和環保一點關系都搭不上,相反,它是現代社會治理污染的重點對象,因為它不但是第三類致癌物,更是酸雨形成的元兇,而酸雨則是破壞環境和人類身體健康的一大元兇。在酸雨的侵蝕下,江、河、土壤會酸化,動、植物會因此死去,建筑則因它而腐蝕損壞,甚至誘發人類的各種疾病,危害身體健康。③

放到更宏觀的范圍看,在地球歷史上,有幾次嚴重的全球性物種大滅絕,就與地質運動帶來火山噴發而攜帶出的二氧化硫大規模釋放,有著直接的聯系。

【酸雨的損害肉眼可見,如果煙花爆竹真的可以形成可以殺菌、消毒的稀硫酸,那么春節過后大家身邊的環境恐怕也和這樣差不多了】

換句話說,按照這篇“神文”去操作,相當于把人關進毒氣室,在細菌病毒被殺死前,我們人類早就已經先被被“凈化”了。

在歷史上,還真有一次完美實現了“神文”所述的條件造成的著名事件,那就是著名的“倫敦煙霧事件”。在這次震驚世界的慘案發生的1952年12月,倫敦當地每天向空氣中排放的二氧化硫達到370噸——等于每天在空氣中形成550噸硫酸。當時倫敦空氣中的二氧化硫含量達到500-900微克每立方米——北京燃放煙花爆竹后空氣中二氧化硫含量連這個數值的20分之一都不到,但對于消毒需要的濃度12000000微克每立方米,依舊是池塘里放一顆鹽的效果。

【“倫敦煙霧事件”是著名的生態災難事件】

可以說,倫敦煙霧事件時的倫敦,是這篇神文提到的“二氧化硫變硫酸形成空氣消毒劑”的最好標本,結果呢?英國衛生部(Ministry of Health)在1953 年的報告中稱,總共有 3500至4000 人死于這場煙霧污染,大約是平時死亡率的三倍。

而更為打臉的是,在倫敦煙霧肆虐的同時,倫敦爆發流感疫情,同樣按照英國衛生部的統計資料,同時有5655 人死于流感——這就是神文所說“二氧化硫消毒”的真實結果——一邊把人毒死,一邊對于消滅流感病毒屁用沒有。

火藥也是拿來治病救人的?

從化學的角度論證放鞭炮可以空氣消毒顯然不能讓作者滿足,為了進一步扯傳統文化的大旗作為掩護,作者甚至從化學課代表搖身一變成為了語文課代表,順道還兼任了歷史課代表的活,從火藥的“藥”字釋義和古人對火藥的認識等角度入手,論證祖先發明鞭炮從一開始就是要預防和治療疾病。

【一個漢字也能被拿來給煙花爆竹洗地】

顯然這位語文課代表上課并沒有好好聽講,“藥”字在最早出現時的本意是治病的植物。《說文》稱“藥,治病草也”。之后,隨著字義的擴充,到了火藥產生的唐宋時期,早已被用來稱“有一定作用的化學物品”,并非需要治病,也不需要是植物,宋代的沈括就在其著作《夢溪筆談·活板》中用“藥”字指代松脂、蠟等物質,足見古人用“藥”的靈活。常用詞火藥、殺蟲藥都是這個用法。當然,古人并沒有今人的化學知識,不過這并不妨礙“藥”字在古代還有治病草藥以外的含義。看到“藥”就非說是治病,這是典型的混淆視聽。

【松脂、桃膠之類是樹脂亦被沈括稱之為“藥”】

既然“藥”字本身不能用來說明火藥的特性就是拿來治病,那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收錄火藥,并認為其可以治瘡癬、殺蟲、辟濕氣和瘟疫總歸是對火藥含義最好的解釋了吧?說到這里,我們就不得不談談這本書的局限性,作為一本蒙昧時代寫就的書籍,它無法擺脫迷信和無知的桎梏。因此在這本書里,我們不但能看到露水可以潤肺、治療疥癬,還能看到銅、鐵器配酒服用的方子,更為離譜的是人的牙齒竟然可以用來治療心煩多夢。

這樣的著作,對藥物定義的權威性可想而知,也清楚的表明了被他記下來的物質并非全然都是有真正作用的藥物。

即使我們忽略這些有損其準確性的例子,查對原書,我們也能發現其本人從未欽定火藥的“藥”主要是治病的,在《本草綱目》中他在火藥條下如此記載:“乃焰消、硫磺、杉木炭所合,以為烽燧銃機諸藥者。”顯然就是李時珍自己,也并沒有像某些人那樣,拍著胸脯把火藥說成治病的醫藥。

【李時珍書寫的本草綱目仍然有許多與科學違背的內容,其中的“人部”尤其如此】

為何要禁燃、限燃煙花爆竹

讀完以上內容,想必沒有智力正常的人,還會認同燃放鞭炮可以殺菌消毒、預防肺炎了。不過確實有許多人不理解為何要改變傳統習俗,讓春節變得如此冷清。其實原因非常簡單,那就是燃放煙花會帶來巨大的環境污染,對廣大民眾的身體健康造成損害。

【燃放鞭炮有年味,但危害也大】

北京、云南、南京和武昌等地的空氣檢測研究結果表明,煙花爆竹集中燃放的時段,空氣中的PM2.5、PM10和二氧化硫濃度顯著上升④,以北京為例,在PM2.5和PM10小時平均質量濃度最高峰時,分別是549微克每立方米和634微克每立方米,相比非燃放時段分別增加了83%和58.5%⑤,嚴重的削弱了我國人民的身體健康,甚至帶來了死亡的威脅。

從世界衛生組織2005年出版的《空氣質量準則》中所列舉的一系列數據來看,可以明確看到PM2.5的濃度標準與死亡風險的相關性,其濃度標準降低至25微克每立方米,死亡風險甚至可以下降74%,這其實不難理解,因為粒徑在2.5微米以下的細顆粒物不易被人體的皮膚和毛發阻擋,能進入肺部甚至血液系統中去,為人類帶來各種心血管疾病、呼吸道疾病和肺部疾病,而這些疾病則為人類帶來了死亡的陰霾。

【霧霾不需要多少知識儲備,只要親自體會一下霧霾下呼吸道的痛苦,就能明白它的巨大危害】

可悲的是,煙花爆竹的威脅還遠不止如此,它的燃放不但會提高可吸入顆粒物的空氣濃度,還會釋放大量有害物質,據一項檢測證明,爆竹類鞭炮燃放過程中會產生3種大氣污染物,分別是二氧化硫、二硫化碳和糠醛;而煙霧型煙花燃放產生則會產生24種分屬于呋喃、醛酮、芳烴、醇酯和酚4類的有毒大氣污染物。⑥

【巨大的危害促成了煙花爆竹的禁燃、限燃】

至于燃放煙花爆竹到來的火災和可能的人身傷害的種種隱患,也是不容忽視的。

正因為燃爆煙花爆竹的危害如此巨大,政府才推出了禁放煙花爆竹的措施,而事實也證明了禁燃、限燃煙花爆竹對環境起到了改善作用,如最近的資料顯示:郴州市2017年春節及2018年春節期間城區環境空氣質量的檢測數據對比來看,2018年采取禁燃措施后,春節期間市城區環境空氣質量明顯改善,優良率提高57.1%,二氧化硫濃度均值減少68%,PM2.5濃度均值減少27.6%,PM10濃度均值減少30.7%。⑦

由此可見,正是基于現代科學研究,出于對國民身體健康的負責態度,政府才最終推動了禁燃、限燃煙花爆竹政策的實行。而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打著保護傳統文化的幌子,編造“煙花爆竹消毒空氣”的謠言,試圖挑戰政府的科學決策,是不是要搞出“倫敦煙霧事件”那樣的生態災難才符合他們的心意呢?其伎倆的拙劣和用心險惡可見一斑了。

注:

①《貴陽市二氧化硫濃度變化分析》

②《四種化學消毒劑空氣消毒效果的觀察》

③《我國酸雨危害現狀及防治對策》

④《武昌地區燃放煙花爆竹禁改限實施前后空氣質量狀況對比分析》、《燃放煙花爆竹對云南省環境空氣質量的影響》《春節期間燃放煙花爆竹對南京市環境空氣的影響》

⑤《燃放煙花爆竹對北京城區氣溶膠細粒子的影響》

⑥《TD/GC—MS法分析燃放煙花爆竹產生的大氣有機污染物》

⑦《禁止燃放煙花爆竹對城市環境空氣質量的影響》

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