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與阿根廷:綿長的國界線與微妙的南端
熱文

智利與阿根廷:綿長的國界線與微妙的南端

2020年04月01日 16:29:30
來源:大象公會

我們都聽說過世界上面積最大的國家、最小的國家,奇形怪狀的都有,但是,你知道世界上最狹長的國家是哪個嗎?

把目光投向南美洲,我們會看到一條長長的「絲帶」,南北方向長達4352公里,東西方向最窄處僅有96.8公里,它就是世界大家庭中最「瘦長」的成員: 智利。

▲智利(粉紅色區域)在南美洲所處的位置。

智利與它的鄰國阿根廷之間,有著天然的分界線——安第斯山脈。 如果從安第斯山脈腳下開車橫穿智利,會給人一不小心就能沖進太平洋的錯覺。

有了安第斯山脈作為智利和阿根廷的天然屏障,按理說,這兩個國家之間不該有什么領土糾紛。 可是,綿延的山脈地區面積廣闊,具體的國界是如何劃分的呢?

▲安第斯山脈將智利與阿根廷分隔開,東邊是阿根廷,西邊是智利。

其 實 在 山脈兩邊,智利和阿根廷的微妙較量從未停止。

01.

「鳥糞戰爭」中崛起的智利

16世紀之前的智利地區是印加帝國的一部分。 1492年哥倫布登陸美洲后,西班牙開啟了在美洲大陸的殖民活動。 隨著印加帝國的滅亡,智利地區北部在1540年也成為了西班牙的殖民地,殖民者將這里命名為新卡斯蒂利亞。

后來,西班牙人在南美殖民地劃分了新西班牙、秘魯、新格拉納達與拉普拉塔4個總督區,因為安第斯山脈的阻隔,智利與阿根廷地區分屬秘魯總督轄區與拉普拉塔總督區。

▲ 新西班牙、秘魯、新格拉納達與拉普拉塔4個總督區的范圍。

到了19世紀初,在法國大革命和加勒比海地區的革命浪潮影響下,南美洲也掀起獨立運動。 1816年,阿根廷獨立; 1818年,智利也取得了獨立。

1855年,智利與阿根廷簽署了《和平友好貿易通航條例》,兩國并沒有嚴格地劃分邊界,而是沿襲了在西班牙統治時期的分界線。

起初,智利的疆域遠遠沒有現在這么狹長。 獨立之后智利也很快走上了擴張之路,由于安第斯山脈的阻擋,領土只能在南北方向延展。

在智利、秘魯與玻璃維亞三個國家的交界處,有一片叫做阿卡塔馬( Atacama )的沙漠,這里有著豐富的鳥糞資源,可用作種植糧食等莊稼的肥料。在1879年到1883年,為了爭搶這里的自然資源,智利與秘、玻盟軍爆發戰爭,這場戰爭就是歷史上有名的「鳥糞戰爭」。

打敗兩國之后,智利不僅獲得了這里全部的資源,同時還獲得了秘魯與玻利維亞的一些土地,使得智利的領土向北延伸。

▲ 「鳥糞戰爭」后南美洲各國版圖分布圖,圖中畫斜線部分為戰爭后智利從秘魯與玻利維亞獲得的領土。

在向北部擴張領土的同時,智利并沒有停止向南部擴張的腳步。智利將目光瞄準了南部原住民馬普切人( Mapuche )的傳統領地阿勞卡尼亞( Araucania )。與此同時,阿根廷也將鄰土向南擴張,并將目標指向了馬普切人的另一塊土地巴塔哥尼亞( Patagonia )。

在西班牙殖民統治時期,這里都是游離于西班牙統治之外的「無主地」。 1870年代的「征服沙漠」行動之后,這兩塊地方大部分都落到了智利和阿根廷的手中。

▲阿勞卡尼亞與巴塔哥尼亞(紅色區域)在地圖中的位置。

02.

分水線決定國界?

隨著再向南部擴展,智利與阿根廷的領土沖突逐漸凸顯,進入了白熱化。 特別是在麥哲倫海峽這個航路關口的爭奪,差點引發兩個國家的戰爭。

1881年,智利與阿根廷通過邊境協定確立了大致的領土分界,避免了兩個國家走向全面戰爭。 但是,這個條約有很多模糊的地方,導致兩國在南美洲南部的領土爭端一直沒有很好解決。

這項協定大致明確了智利與阿根廷以安第斯山脈為界,至于具體的邊界劃分,條約中規定:

「以安第斯山脈的分水線的兩邊水流流向,來界定智利與阿根廷的國界線。(The boundary-line shall pass over the highest summits of the Andes mountain range which divide the waters)」

▲1881年智利與阿根廷劃定邊界,以安第斯山脈的水流流向來界定兩國國界。

這一項條款規定,從安第斯山脈流出的河水,匯入太平洋的河流流域屬于智利,匯入大西洋的河流流域處于阿根廷。 按照這一原則,阿勞卡尼亞歸智利,巴塔哥尼亞的絕大部分地區則歸阿根廷。

乍看起來,這個條款非常合理,但其實具有非常強烈的模糊性。 因為在水流的作用下,安第斯山脈也受到侵蝕,水流的方向也會變化。 所以,它并沒有明確界定智利與阿根廷的邊界。 兩個國家都可以從這一條約找到合理的解釋。

更有趣的是,在太平洋與大西洋的交匯處,這項條款的解釋效力就越發力不從心了。因為兩國誰也無法確定河水究竟是流向太平洋還是大西洋。加上這里的皮克頓( Picton )、努埃瓦( Nueva )、倫諾克斯( Lennox )三個島嶼漁業與礦產資源豐富,勢必讓兩國虎視眈眈。

▲ 兩國簽署的邊界條約并沒有對比格爾海峽與皮克頓、努埃瓦、倫諾克斯三個島嶼的歸屬權做出界定,這也成為智利與阿根廷爭奪最激烈的地區。

除此之外,在三島附近有一條比格爾海峽,這是一條東西走向的自然水道,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它處在大西洋與太平洋的交匯處,身處這里,仿佛到達了世界盡頭,再往南就是雪白的極寒之地南極洲。

而對于智利和阿根廷來說,這里是通往南極洲,掌握南極主導權的重要通道。

03.

漫長的談判

在1881年,智利與阿根廷條約簽定之后,就一直在比格爾海峽與三個島嶼的爭奪摩擦不斷。 然而,兩個國家實力相當,彼此之間都只是動動嘴上功夫,誰也不敢輕易地發動一場戰爭。

1902年,兩個國家委托英國這個第三方國家來仲裁爭端。 然而,英國與智利的關系,相比阿根廷要親善很多。 早在智利與秘、波盟軍在「鳥糞戰爭」中,智利就從英國得到了很多武器上的支持。 可想而知,仲裁的結果傾向了智利一方,英國認定三島應該歸于智利。

阿根廷當然沒有接受,爭端未得到解決,智利與阿根廷接著進行著蔓延不休的談判,然而一直都沒有達成和解。

一直到1982年,阿根廷與英國為了爭奪馬爾維納斯群島,即英國認為的福克蘭群島( Falkland Island )而爆發了馬島戰爭。結果阿根廷損失慘重,為了尋求破冰,阿根廷對外政策上開始做出調整。智利與阿根廷的關系出現了緩和。

1984年,在羅馬教皇的介入調解之下,智利與阿根廷在梵蒂岡簽署了《和平與友誼條約》( The Tratado de Pazy Armisted ),阿根廷最終做出了讓步,將爭議三島的主權歸智利所有,而阿根廷在這一地區依然享有捕魚權和航海權。

這場領土之爭終于算是劃上了一個短暫的句號。

▲ 1984年11月19日,智利與阿根廷兩國外交部長在梵蒂岡城簽署《和平與友誼條約》。

回顧歷史,智利與阿根廷一開始依靠安第斯山脈,以山脈分水線作為兩國的國界線,看似合理卻很不實際,一旦國家邊界擴展至連山脈都無法阻隔,大海無法辨清的地方,爭端便接踵而至。

幸運地是,沒有殘忍的戰爭廝殺,也避免了暴力的流血沖突,兩國最終用一種相對文明,相對溫和又微妙的方式解決了的邊界爭端。 也許正是因為處在「世界盡頭」,兩國才會放下對領土的執念,最終選擇握手言和吧。 ■

在這個話題無孔不入且熱愛閱讀的新媒體編輯部,我們經常在各種五花八門的公眾號上,遇到或曲高和寡或趣味小眾、但非常有意思的新鮮玩意兒。

現在,它們都將一一出現在這個欄目里。

我們也隨時歡迎您的參與,留言向我們推薦您讀到的低調好文。

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