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原來是個大暖男,完全顛覆鐵血治國,有時說話溫柔的讓人覺得肉麻
熱文

雍正原來是個大暖男,完全顛覆鐵血治國,有時說話溫柔的讓人覺得肉麻

2020年04月02日 08:58:19
來源:歷史文化小觀園

文:趙立波

雍正除了以批示的方式處理大量政務外,用了相當篇幅對臣下的生活予以關注,尤其在健康和生活方面。雍正更是多次給患病的臣下送藥、派遣御醫,有時根據自身醫療經驗,給他們開藥方,很大程度上,體現了雍正處理君臣關系時的人情味。

在當時醫學單一和地方醫療條件相對差的情況,雍正的醫療相對更高級,有著當時稀缺的中醫藥資源和保健食品。湖北巡撫納齊哈得了腹痛的病,雍正知道后說:“聽說你病后我非常焦急,你早就應該告訴我,派遣良醫,病好后再調養。”隨后雍正將身邊御醫派到武昌,并多次給他寫信,囑咐他:“好生養病,應忌之飲食。”

(注:本文配圖均為“雍正帝行樂圖”)

盛京將軍葛爾弼得病,未曾向雍正報告,雍正后來知道后,立即派御醫前往醫治,并責怪他說:“有此等道理乎”?又責備他的副將們“亦不是人”,因為他們也沒把將軍得病這事向他報告。雍正七年1729年,得知田文鏡得病,他非常細心批語道:“當于溫暖室中安居靜攝,加意調養,須待平復如初,方可出戶行動。”浙江水師的副都統喜歡喝酒,雍正特意給他告誡說:“如果看到我的旨意還不戒酒,則辜負我一片圣恩,你也成了無用之輩。”有時他惦記鄂爾泰熬夜:“凡夜晚辦事,最是傷人,一定叫他了解我的苦心。”

雍正二年(1724年),時任云南布政使李衛咳血,獲賜藥物,讓他“愛養精神,毋事勉強”。多次下發批示給他,讓他別勉強,別急躁,這樣才能把病養好。

他還曾把“金雞丹”給靖邊大將軍及蒙古王公,告訴他們“很好的東西,朕親服甚多,有益無損之藥也。”、“好藥,朕多試用,毫無擔憂之處。”并對服食此藥后要“謹慎養生,深戒炕上事”。

除此之外,雍正對一些塞外將領都給予了格外關注,有時給他們寫一個“福”字,有時寄去一個荷包,表示:“為賀新年,特意賞送給爾。”在給黑龍江將軍送禮的時候,擔心他受寵若驚,不敢接受時說:“系元宵節之賞,并非什么好東西。”

雍正七年(1729年)十一月二十日請安折上朱批:“朕躬頗安,爾等都好么?官員乃至兵丁、跟役等都好嗎?”給山西巡撫諾珉的請安折上寫道:“朕躬甚安,爾好么?新年大喜!蒙天地神佛保佑,爾之合省雨水調勻,糧食大收,軍民安樂,萬事如意!”富于人情味兒,做事細膩都屬于雍正的御下風格。

雍正賜給云南巡撫鄂爾泰丹藥既濟丹。雍正告訴他,服用一個月后會大有功效,并同時給另一個寵臣田文鏡一份,說這個藥自己正在服用,從未間斷。他為開導田文鏡別太憂慮疾病,說既濟丹“性不涉寒熱溫涼,征其效亦不在攻擊疾病,惟補益元氣,是乃專功”。

雍正七年的春天,給黑龍江將軍那蘇圖賞賜錠子藥,并說:“此藥,爾稔知之矣,甚好是實”。雍正十年的夏天,又送給蒙古王公最新的“升級版”藥物,他還說此藥是:“很好的東西,朕親服甚多。有益無損之藥也”,“好藥,朕多試用,毫無擔憂之處”。雍正以皇帝之身竟然親自嘗試藥物安全后再送給臣下,其中分量可想而知。

有時自己身體不好出現了癥狀,許多臣下也大獻殷勤,多次上書表示擔憂惦記,甚至也會送上一些偏方藥物。雍正九年的秋天,雍正久病不愈,寒熱不清,不思飲食,甚至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在休整一段后,他給親王丹津多爾濟的奏折上寫道:“朕躬甚愈,且已復原,毫勿為朕擔憂。”幾天后,又在他的請安折上寫道:“朕躬甚安,朕病已退。”叫他不要擔心。

兩年后,雍正再次得病,護軍統領永福于三月二十五日奏報他祈禱雍正康復的事情說:“先聞圣躬欠安,奴才哭泣祈禱于天,將圣主患此瘧疾,我愿己身加二倍病之,亦祈禱圣躬萬安。”不難看出雍正被其話語感動,卻故意嗔怪說:“永福胡奏之語,不成體統。胡說之極,果應其言,亦奇事也。”

不僅送藥還送吃的,還細心到關心“干部家屬”的位置上來,雍正典型屬于民間常說的一種“會辦事”的人,情商高的他有時能夠放下皇帝架子,如同朋友一般,這也收獲了大量的臣下感激,奮力為之賣命。

給兩江總督的折子里,雍正說:“送一匣清茶房干果與爾,怎比得上爾南省的果子呢?再,干羊肉朕食其味甚美,一并賞送于爾。”不但賞賜東西,順便還風趣的開了一個玩笑,雍正的灑脫風趣一目了然。

陳時夏工作從云南調動到江蘇時,雍正命令云南督撫負責把陳母送到江蘇,特意囑咐說:“起身日期都聽老人家的,在路上隨意歇息。”雍正的這種體貼湯陳時夏感動的熱淚盈眶,表示一定不辜負雍正期望。

雍正心細,每當殿試在寒冷時期舉行時,怕硯臺結冰,就讓學生們進入太和殿考試,又讓太監多燒爐子以免考生著涼。還有一年,原定在二月開考,結果因極寒天氣延期一個月,雍正擔心學生們路費不夠,特意準許攜帶手爐和厚棉衣入場,并免費提供木炭、姜湯。湖南省的鄉試原設在異地湖北考試,后來擔心學生要經過洞庭湖有翻船溺水危險,于是下令在湖南建立試院。這些暖心的小細節,讓雍正在當時獲得了非常良好的輿論贊譽。

參考文獻:《清史稿》.

电竞竞猜